全國服務電話

086-0769-88323918

新聞中心

  • 電 話:086-0769-88323918
  • 手 機:13926828051
  • 郵 箱:hfwj88@163.com
  • 地址: 中國廣東省東莞市道滘鎮小河工業區大渦東路

東莞:工人下線 機器人上線
來源: 東莞市弘福鞋材有限公司 發布時間: 2016-03-15


現在,東莞已經不需要那么多工人了,確切說是流水線上不需要那么多工人了。東莞現在更需要機器人,以及那些懂得和機器人做同事的年輕人。中國制造業轉型和產業結構優化迫在眉睫。在東莞的廠區,有人無奈地等待機會,有人積極地尋求改變——置身于轉型的風口,他們大概是最焦灼、最拼的中國人了。

現在,東莞已經不需要那么多工人了,確切說是流水線上不需要那么多工人了。東莞現在更需要機器人,以及那些懂得和機器人做同事的年輕人。

過去30年,廉價勞動力和世界資本在東莞相遇,碰撞出中國制造業的奇跡,也改變了千萬打工者的生活軌跡。 

隨著中國人口紅利逐漸消失,東莞的產業結構也在嬗變,舊的企業在暗潮中倒下,新的企業在破土發芽。在中國早已成為工業機器人全球最主要市場的背景下,那些從“制造”向“智造”轉型的東莞工廠,已經在大環境中先行一步。 

在東莞的廠區,有人無奈地等待機會,有人積極地尋求改變,還有一些人,從這片熱土上消失了。

現在東莞已經不需要那么多工人了,確切說,是流水線上不需要那么多工人了。

“用工荒”不再是東莞的主旋律,“機器換人”才是。

祁進源站在升級后的車間內。

這場“機器換人”的導火索,最早來源于東莞的“用工荒”。 

每年春節過后,在東莞乃至整個珠三角地區,招工人數的多與少,返崗率的高與低,這兩項指標都被視為中國制造吸引力的晴雨表。 

“人口紅利沒了。以前過年的時候,東莞是很熱鬧的城市,站在街上的滿是找工作的人。但是這幾年不行了,不到正月十五,馬路上是沒有人的?,F在即便每年過年期間增加工人10%的工資,也還是有人愿意回家過年,最多的時候用工缺口能達到30%?!睎|莞唯一一個國家智能制造示范點企業的總裁辦主任曹豪杰說。 

“有的企業為了救急,只能去學校尋找‘社會實踐’的學生,但是這些學生工人的效率和產品的品質又成為了新的問題。所以制造業企業的第一季度季報都不會很好?!?nbsp;

“現在‘機器換人’后,這些問題就得到了解決。去年12月份正式對外開放的智能工廠,200臺機器人只需要20名配套管理人員就足夠了,而真正在車間操作的只需要5名工人,在這之前則需要200名工人?,F在生產效率提升20%的同時,機器人將運營成本和產品不良率也分別降低了20%和30%”。

曹豪杰在監控大屏幕。

用人成本降低、企業生產工藝提升和人才結構優化,這些“機器換人”后的成功經驗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制造業企業。根據國際機器人聯合會(IFR)的統計報告,2013年中國工業機器人市場占全球市場的1/5,2014年已上升到1/4,對工業機器人的迫切需求已經讓中國成為最大的機器人消費國。 

在機器人慢慢占領工廠的過程中,東莞制造業的人才結構也開始嬗變——低技能、高危險的一線普工崗位需求減少,調試、維護和控制智能裝備的技術性崗位愈發走俏,這也刺激了更多的產業工人通過轉型來提升個人競爭力。

廣東智博會展出送菜機器人。

和機器人做同事


24歲的楊威是一名精雕機前段設備間的主管,他所在的工廠是東莞首家擁有“無人車間”的民營企業,曾在去年8月份因為“機器人敲鐘”掛牌新三板而名聲大噪。走進車間,信號燈閃爍的機器人在安靜作業,開料、精雕、清洗等系列工序在機械手有條不紊地操作中迅速完成。楊威和他的同事們只需要偶爾查看一下,確認機器人工作狀態良好即可。在這里,一個人就能同時管理18臺機器人。


自動運貨機能搬運200斤的物品。

“剛進廠的時候我在車間是一名設備維修工,后來工廠更換了機械手機器人,我就成為了一名前段的操作員。當時特別擔心會在設備的技術升級中被機器人淘汰,但是沒想到隨著效率的提高和產量的增加,企業的規模也越來越大,作為最早一批操控機器人的技術工,我也從一線工人變成了管理者”。楊威說。 

而他的同事薛超則是該廠機器人研發團隊的成員,“之前一個人只能照顧兩臺機床,但是現在使用了我們自己生產的機器人之后,一個人可以負責18至20臺,如果按照現在的規模來算,一個月就可以節省工人工資上百萬元。人工成本的降低就是變相提高了市場的競爭力”。薛超掰著指頭為記者算賬。

治安隊長在路邊睡著了

在升級版的“東莞制造”中,有的企業破土發芽,有的企業卻在暗潮中倒下?!霸谥圃鞓I升級的過程中,企業有進有退是正?,F象。東莞將近30萬家中小企業,不可能每一家都進行機器人的升級改造?!辈芎澜苷f。

而在目前實體經濟不景氣的大環境下,不少企業在擴充生產線、購買器材上都顯得很謹慎。謝子梅是美國一家數控機床代理公司的銷售人員,2015年她的業績相比較2014年下降了30%,而在為期四天的廣東智博會上,她一件機床也沒有推銷出去。

謝子梅靠在機床上,精神疲憊。

“東莞制造企業普通工人的月工資現在約為600美元,是東南亞國家的2倍以上,人工成本的提高也使得東莞在低端制造業達不到從前的競爭力,所以一定會有一批小企業退出或者轉移到勞動力更為廉價的東南亞甚至非洲?!辈芎澜苷f,“這是一個必經的過程,很痛苦,但卻能看到希望”。

大劉在路邊樹林吊床上沉沉睡去。

去年11月底的一個中午,東莞市厚街上屯村工業園區的馬路上車來車往,厚街治安隊的大劉卻在路邊樹林的吊床上沉沉睡去。他和另一名同事已經輪流看守身后的東莞普光有一個多月時間了。自從工廠關門后,不少村里人跑到工廠偷東西,大劉沒辦法,只能和同事在門口看著。

普光液晶顯示器廠是中韓合資企業,主要生產韓國三星品牌的手機液晶屏。普光于2015年6月22日停工,員工也接到放假通知,但是沒有拿到工資的員工并沒有離開。7月31日,580名員工集體到東莞三星視界維權,工人包圍了工廠,有的還爬到樓頂示威,要求發放拖欠的工資。后來,厚街鎮政府進行調解,調解結果是要求東莞普光支付員工工資和補償金,普光結業關門。

普光保安室如今僅1人值守。

普光并不是2015年東莞唯一一家停工的大型合資企業。10月的長假過后,臺資控股的東莞金寶電子廠,四個廠區中的一個以“調整”為由將生產線關停。 

與普光關停時發生較大范圍的勞資糾紛不同,去年4月份位于南城區的微軟諾基亞通信有限公司東莞分公司的“退出”就表現的相對平穩。 

早在2014年的7月,微軟諾基亞就推出了員工“自愿離職激勵計劃”,按照勞動法的相關規定給予經濟補償,引導、激勵員工自動離職。大約3300名員工分兩批按照這一計劃離職,2015年初,所有員工都簽訂了離職協議。 

去年11月底,記者在微軟諾基亞東莞分公司的廠房前看到,門前的綠植已經快要覆蓋“Microsoft”的標志,除了門口的保安,工廠內已經空無一人。

微軟諾基亞東莞分公司廠房。

而那些從流水線上撤退下來的普通工人又都去哪兒了?

從電機廠跑掉的年輕人

小勞站在工廠前。

在普光隔壁的一家鞋廠,30歲的小勞剛剛在這里找到了一份工作。他的上一份工作是在東莞的一家電機廠做普工,由于效益不好,小勞覺得賺的有些少,就辭職選擇了這家鞋廠,現在他每天可以賺到一百元。

玩手機的連經理。

而同樣靠為制鞋企業“打工”的連經理有著一個加工鞋底的小作坊,由于不少周邊的制鞋企業搬遷或者倒閉,他的生意也大不如前。坐在成堆的貨物前,他一邊玩著手機一邊和記者說,“這行我做了二十年了,現在這邊的鞋廠搬了一大半,好多也撤資或者倒閉了,2016年如果還沒有起色,我就退出‘江湖’嘍”。

2001年東莞打工仔看招工。顏長江

通過東莞看見的,是“中國制造”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聯系方式

電話:086-0769-88323918

傳真:086-0769-88323918

手機:13926828051

Email: hfwj88@163.com

網址:http://www.allierealestate.com

中國廣東省東莞市道滘鎮小河工業區大渦東路

  • 小程序

    小程序

  • 手機官網

    手機官網

東莞市弘福鞋材有限公司 | 備案號:粵ICP備10039828號-1 | 美中鞋業網供技術支持 (管理登陸)

在線客服

在線咨詢:

13926828051

在线看色